股票正规配资网站_股票正规炒股配资_股票在线配资炒股

直击华尔街丨渣打银行全球G10外汇研究主管Steve Englander:美联储6月开启降息可能性大,核心PCE降至低于2.5%是关键因素


发布日期:2024-05-17 15:21    点击次数:63


  走进纽交所,直击华尔街。

  随着时间进入三月,市场聚焦于即将召开的美联储议息会议,目前市场对于美联储2024首次降息的时间点预期推迟至6月份。芝商所 FedWatch数据显示,目前市场预计美联储在3月20日将利率维持在5.25%至5.5%不变的可能性为97.5%,6月份至少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则为63.6%。

  备受市场关注的1月份个人消费开支(PCE)价格指数出炉,数据显示美国1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上升2.8%,为2021年3月以来最小增幅,该数据显示美国通胀持续降温。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四季度GDP年化季环比修正值下修至3.2%,不及预期的3.3%。个人消费支出环比增长上修至3%,高于此前预期的2.8%,数据显示消费者支出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修正后的2023年美国个人消费支出高于预期,该趋势是否会持续贯穿2024?美联储三月议息会议召开在即,本次会议是否还会维持利率不变?《直击华尔街》邀请到渣打银行全球G10外汇研究和北美宏观研究主管Steve Englander,来谈一谈他对于近期经济数据的解读及其对于3月美联储货币政策的预判。

  南方财经:考虑到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同比上涨了2.8%,创下2021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你对三月份会议上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定有什么期待?

  Steve Englander:尽管2.8%的核心PCE价格指数增长率相对较低,但对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成员来说,这个数字还不足以促使他们在3月的会议上采取行动。我们预计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的年增率将持续下降。预计到6月,这一增长率将降至2.5%以下,我们认为这将是美联储采取降息措施的关键因素。此外,核心PCE价格指数增长率在5月份可能到达一个较低的水平,因此5月降息的可能性也不可排除。但总体来看,6月份降息的可能性更大。

  南方财经:所以,你的看法是美联储在3月份会保持利率不变。那么,根据你的判断,美联储在2024年整个年度的货币政策走势会是怎样的呢?

  Steve Englander:我们目前预计今年会有4次降息。我们认为,一旦美联储和核心通胀接近2%的目标,他们不会在每次会议上都进行降息。但我们相信,美联储有空间按照一定的规律进行降息。

  南方财经:你预计3月的美联储的议息会议是否会特别关注美国经济中的一些特定行业或领域?

  Steve Englander:我认为美联储将会重点关注两个方面。首先是服务业,他们会努力预测服务业价格的走向,因为这是通胀中最受关注的部分。其次是房价问题。在房价通胀这方面出现了许多数据测量统计的问题,目前的数据可能存在房租和住房成本被过高估计的可能性。因此,我相信美联储在本次会议中将对这两方面进行大量讨论。

  南方财经:根据最新经济数据统计报告,美国GDP去年以3.2%的年化速度增长,从此前报告的3.3%略微下调至3.2%。同时,消费者支出以3.0%的速度增长,显示消费者支出继续保持强劲。你认为强劲的消费者支出会持续到2024年吗?这是否为美国经济所谓的“软着陆”提供了数据支撑?

  Steve Englander:这确实很有趣,美国GDP的增长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但事实上,这是因为有大量的移民跨越边境进入美国,人数可能达到了350万人左右,他们可能促进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增长,使劳动力增长数据可能比经济学家预期的要快1%。因此,我认为GDP的强劲和消费的增长在更大程度上反映的是供给方面的影响,而不是需求方面的影响。我认为这种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会对此感到特别担忧。

  南方财经: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一份报告,美国信用卡违约率在2023年增加了超过50%,这导致消费者债务升高至17.5万亿美元。如果美国消费者无法偿还他们的信用卡债务,这种情况如何与美国经济的“软着陆”情景相符合?

  Steve Englander:如果许多美国消费者无法偿还信用卡债务,那么这就不再是一个“软着陆”的场景了。我认为很可能我们会看到违约率的增加,但主要原因是在过去几年中,由于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提供的转移支付等补助(转移支付是包括养老金、失业救济金、退伍军人补助金、农产品价格补贴、公债利息等政府支出的一笔款项),信用卡违约率一直很低。所以我认为信用卡违约率在去年上涨更像是一种正常现象,而不是违约率激增进而造成破坏性后果的情况。

  南方财经:到2024年底,你认为利率区间会落在哪个范围?

  Steve Englander:目前的利率区间在5.25%到5.5%之间。我们认为到2024年底,这一区间将降至4.25%到4.5%之间。虽然这仍然属于紧缩政策范畴,但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张。

  南方财经:美联储在做出货币政策决策时,哪些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或数据?

  Steve Englander:我认为他们将会仔细审视工资数据和通胀数据,尤其是核心通胀数据。就像我刚刚提到的,如果GDP增长强劲,但无法确定是供给端驱动还是需求端驱动,判断的方式就是观察价格通胀是下降还是上升。因此,我认为美联储会比去年更关注对价格的变化。

  南方财经:你认为美元会继续保持强势吗?你观察到哪些趋势可能会影响美元?

  Steve Englander:我们认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美元可能会维持当前水平,直到美联储降息的情况变得明朗。美元有可能走强,因为其他国家可能需要更早降息,他们的货币会相对美元贬值。但我们认为,一旦美联储开始降息,美元将会出现温和的贬值趋势,这主要体现在相对于其他货币上,但不会非常显著,可能在一年的时间里贬值几个百分点。

  南方财经:除了美联储的利率变化之外,还有哪些因素在驱动美元的走势?

  Steve Englander:我认为现在可以看到一个负面趋势,例如在数据中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中央银行正在购买黄金。问题在于,如果没有特别的用处的情况下,为什么中央银行要购买黄金?或许是因为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正试图减少他们的美元持有量。另一方面,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是目前美国股市表现相当出色,带来的资本流入是推动美元上行的因素之一,因为资金想进入美股市场购买股票,美股市场目前看起来是最有活力的市场。